终是痴了

【太芥】儿子中岛敦讲述的父母爱情故事

题目好微妙哦。

非原著设定。大概是现代架空AU!前面废话长,大概没什么用,大概吧。


---------------


我的名字是中岛敦。姓不知原因,显然我周围没有一个人可能与这个姓氏沾亲带故。名字大约是福利院的人起的。于是我在因不知名的原因(至少当初)被赶出来,终于独立面对社会时,发现的第一件比较体现人生深度的事情即是:虽然我以后与福利院再无关系了(大概吧),但托福他们而诞生的名字却将一直伴随我一生。除此之外,还有被烙下的伤痕或者病根之类陪同(我祈祷后者没有,因为听说很多隐疾在年少时是不会显露出来的)。

原来组成一个人的无数元素,只要属于自己,即使离开某个地方,也不会消失或者变成其他的东西。可能原本它会按照自己的方向前进,但自从成为你自己的一部分之后,就会表现为截然不同的另一条道路。后面这句是别人告诉我的,我自以为很有道理。

呃,关于这个“别人”呢,其实是我这次想要主动谈一谈的故事——中的主人公之一。

首先,先让我把对过去的回忆扯到现在的时间点。或者再往前一点,这样可能对于整个故事的讲述与理解更容易一些。

离开孤儿院后,我又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些事可能之后我会略提一笔,因为对我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两个人就在这段艰难的时光中登场,扭转了我一派茫然的未来去向。目前,我已成功安家落户,因为还未满二十岁成年的原因,我被工作上的前辈安排落户为某个人的养子——这其中自然有一段风波不平,暂且按下不提。总之,我现在是名为太宰治的公司前辈(现在是父亲)和从属隔壁公司的芥川龙之介(同样是……父亲)的养子。虽然辈分岔了一辈,但是对于这两个人……嗯,算了,我十分尊敬他们。大部分时候,我们像同居人一样相处(或者你死我活的仇敌),偶尔我会觉得我才是带孩子的那方(真是不容易啊,除了在家里我几乎就是所有交际圈里资历最年轻总是被关照的那个)。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在我们成为一家人之后,一直到现在,明明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我业已成熟,而那两个人也越发如胶似漆(……)。他们从不曾对我正儿八经的耳提面命,但与之相处的每一刻总令我受益匪浅。如果没有他们——我敢说,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海市蜃楼,一切都不可能有机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而当我每一次面对人生大事时,及时的悬崖勒马也多亏了他们。

他们是我的恩人,等同再造之恩。他们从未对我松懈过,一直如同中国古代地主剥削底层农民或者卖高利贷的黑手党讨债或者令人生畏的包租婆包租公收租一般鞭笞我前进。对于前面的形容我发誓没有一点夸大成分,尽管各位正在平静生活着的看客可能无法理解,但是我要说,请珍惜平凡的生命。没有什么事比平安顺利更好了。

我的两位父亲。他们是我的引路人,是如同将火种交付人类的普罗米修斯,把世间万般真理传授给我的天降神明。他们的能力强大到超出人类范围,有时候简直让我怀疑其为外星人的可能性。尽管在他们手下(准确来说是其中一个)战战兢兢的活到现在相当不易,但我也要摸着良心说:非常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并不是以德报怨的问题,虽然怨的程度相当深沉。话又说回来,哪有只有德怨两面存在的简单人生呢?

前面赘述如此之多,只算故事开篇前一个一点也不简短的楔子。关于我的家人的故事,可能并不是史诗级的传奇,然而在这个人情浮动的社会,他们是许许多多的普通人,包括我,心目中当之无愧的英雄。

长久的以后,如今陪伴在我身边的人们或许也会离开。我希望在如今还拥有着平静的心情、拿得动纸笔的手指时,把这些真实发生过的故事记录下来,不为什么,只当做对他们微不足道的报答。

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的名字是小说家太宰治和文学家芥川龙之介。


>>>评论区

【后期制作】与谢野晶子:敦真是个好孩子啊。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过来这边?好不容易受的伤呢。真是的,长大以后就不容易在太宰的教导下受伤了,真失望。我的柴刀一直在渴望献血哦。

 

【作家】国木田独步:明明是芥川的写作作业吧?要求“写一段爱情故事,力求真实,不少于一万字,写好后贴上公司公用网站”。你这个后辈居然完全偏离了主题,还采用连载的方式,真是有胆量啊。

 

【编辑】谷崎润一郎:从某种程度来说,或者选好角度的话,太宰先生和芥川先生之间也算是爱情故事呢……?居然出题“言情”,感觉跟芥川先生的风格太违和了。不会是捉弄吧……

 

【作家兼副编辑】江户川乱步:哎呀,真是愚蠢,明明我和社长的故事要比那两个家伙的好看不是吗?竟然不写我这么厉害的人?小心我要投诉给社长哦。选材太烂了!

 

【总编兼公司董事】福泽谕吉:主题太过俗气。选材勉强过关。

>>>

虽然被某种程度的剧透了,但是这跟我的写作无关。既然我主笔,那么情节发展就在于我的操作了,保证一定会让各位看官不虚此行。那么,开始今天的部分吧。

如果要规规矩矩从头说起的话太麻烦了,不如见缝插针。

说起来,对于日常教育,我的两个监护人显然有比较大的分歧。

不是啦,不是指他们会关于这个吵架的意思。大概跟他们两人的三观不同有关,两人生长的环境出入极大,有意见不同也在所难免了。不过每一次有争执的时候,我不知道其他家的父母会怎样,动静很大的冷战或者摔东西泄愤?他们总会如胶似漆的开始、如影随形的结束,好像他俩完全没有因为被对方否定意见而生气的样子——让人感叹,这种相处模式也很奇妙啊。

顺便一提,由于他俩始终黏在一起,即使分开也好像两个人一起行动一般,让人完全不了解两人之间是否正处于夫妻吵架的状态之类——我已经学会了如何辨别他们什么时候感情正浓、什么时候要大打出手的状态,多亏了写推理小说的公司前辈的指点(乱步先生,非常感谢)。

关于我的其中一个父亲,两人之中较为年长的太宰治(36),在与另一半结发之前是一位翻译家。他的文笔非常棒,完全具备诗人以上的才能,就算现在也是我们公司炙手可热的一位当红作家。本人更是精通许多门外语,只是他的译作一般都不会通过正常的流程流出——呃,比较通俗的说,他是一位文学的“偷渡者”。可能大家对这种职业没什么印象,经过其本人的同意,我在此简单的科普一下这个名词,以便各位写手小心谨慎,有个心理准备。毕竟在“偷渡者大本营”·横滨生活的话基本都会遇到这种事情呢。

虽然与盗文之流并不相同,但这种工作流程大致是:将海外文学翻译过来,划为旗下作品,或者在作家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将作家划为名下,等到反应过来时,作家也没什么其他话好说了,因为会被这么做的外土的作家一般是不太有名的家伙,这种行为虽然不合法还侵权,但也算是在异国打响了知名度,扩大了作品的传播范围。这时候,太宰先生的公司的专门部门就会出面与作家打商量,用各种手段,一来二去,确立合作关系后,两方拿利,事情也就尘埃落定了。如果不是站在法律的角度看待,这种做法实际可说是相当的快捷便利,主动出击,最后如愿以偿的得到利己的结果。太宰先生过去服务的公司好似一张巨嘴,十分积极的觅食,一被咬上就别想有朝一日被吐出来了,因为他们总会搔到你的痒处,让你心甘情愿拜倒其下,为其劳苦卖命。

鉴于保密(命)原则,而且这跟故事无关,我就不提其公司大名了。不过圈中人大概是如雷贯耳吧。(消音)公司的工作手段其实算是他们的独门绝技,因为需要说服不同的人与公司签合同,基本上是成功率不高的做法。但是他们却一直长盛不衰,生意场上几乎从未失手,所以关于他们的工作内容一直是都市传说,令人讳莫如深。

一般进入这个公司的人很少会活着出来,太宰先生和芥川的脱离是一个奇迹。

太宰先生过去(真的是很久远的过去了,当时我还在福利院不知死活呢)的战绩就像现在他为公司创下的业绩一样辉煌,同样,当初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虽然他才18岁左右。真不知他的文学功底是如何积攒的,若要让一个少年在短短的人生中汲取文学要素,到底是多丰富的人生阅历才可供人笔走龙蛇啊。

听说当初太宰先生在与写手的交锋中屡战屡胜未尝一败,直到他主动招惹了某个人,之后拜倒其下甘之如饴的家伙就变成他了。

而稍微年少一点的那一位,芥川龙之介先生(34),也是在这个“黑暗时代”与太宰先生结识的(其实就是上一句的“某人”)。在这里插一句,由于芥川先生个性关系,再加上年龄只相差约十岁,就算放在隔辈之间也没什么影响,于是平常我对其一直直呼大名。虽然如今是在笔下世界,但使用尊称令我非常不习惯(太违和了),所以接下来的行文称呼我就沿袭日常了。根据太宰先生曾经无意识的回忆,当初芥川以作家的身份进入公司是源于他主动的挖角,原因则是芥川无组织无规律的写作令他的读者们深受困扰,包括崇拜者之一的太宰先生。最后太宰先生忍无可忍,决定滥用职权将作家挖角过来。后来两人就成为了上下属的关系(咦?),再后来,因为不知名原因,太宰先生弃权而去,芥川先生则是又在公司里工作了几年后独立出来,成为了自由作家,目前在太宰先生管理的个人网站上定时发布作品。个中缘由若是究其细节大概可以写一部荡气回肠的现代都市悲喜剧,公司说不定能大赚一笔。不,应该一定会吧,即使不以他们二人的名气为噱头,若让任何一人主笔估计都能变成热门大作红噪一时。

话题转回来。那么这样的两人的关系,究竟是如何演变成办公室恋情的呢?

这个问题是本文之基本,若是没有答案的话,那么之后一系列的故事便不好讲述了。虽然之前废话很多,但是从现在开始就是真刀真枪上阵了。

因为我实地考察了一下,向大家打听了一下线索。

我们公司的职员都是有才之士,而站在顶层、引领文学界的作家们的个性更是迥异非常。由于我进入公司时间较短,可能前辈们对于太宰先生的故事会比较清楚——于是我第一个采访了国木田前辈,他是太宰先生的搭档,大概是朋友的关系(每一次我看到国木田前辈,他要么在处理太宰先生惹出的麻烦的路上,要么是阻止太宰先生惹麻烦的路上)。

某个赶稿日刚过去的下午,由于之前太宰先生不知为何突然兴起的鞭策,我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在楼下咖啡馆里思考今晚回家还是睡在公司里——真不想让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又被反复无常的家伙破坏的一干二净。我刚才好像表现出了无比的嫌弃,请不必疑虑,我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刚开始成为家人时芥川还没有脱离公司,家里经常只有我一个——太宰先生晚上会出去拈花惹草。至于为什么他如此放荡不羁还没有遭受芥川的行刑,我也很想知道并加以学习。不过也有可能每一次都进行过惩罚了,比如某天清晨看见太宰先生下不了床而芥川神清气爽的时候,我就差不多……心神领悟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嘛。

虽然对单身狗每一次都是破灭性的打击。

回到咖啡馆,我还在认真考虑今晚去向的时候,看见国木田前辈阴着脸推门而入,脚步不像平时那般雷厉风行——然后我看见了后面被拖着衣领的状似人形的身体。——啊,原来如此。我了然的喝了口咖啡。是太宰先生又搞出了令人忙上添乱焦头烂额的事情吧。

比起过去撞见类似的场景时猝不及防的惊叫来说,我也成长了很多呢。业务熟练度提高了。

国木田先生看见了我,保持着前辈的矜持和尊严跟我打了个招呼,走过来拼成一桌。毕竟是父亲大人(呵呵),我探头看了一下太宰先生的状况——令人惊讶,他脸色奇差。虽然在赶稿日后,这种表现实在太正常不过了——但这可是那个太宰先生,除了芥川君可以稍稍约束一下他(多半在芥川本人都无意识的情况下),世间万物没有一个可以束缚他。国木田前辈每次的努力是一次性作用品,真是太惨了。

“太宰先生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国木田前辈一脸不愿提及的表情,死气沉沉道:“芥川拒绝让他进门。”

芥川君除了家里,最常呆的地方就是他的工作室,他是个不宅写不出来的家伙。而太宰先生相反,四海之内皆可作其落笔成书的场所,堪称四海为家啊。

我有点奇怪的问道:“这不是很平常吗?太宰先生应该习惯了才对。”

国木田前辈道:“今天是对方的截稿日,好像芥川的助手樋口也在里面帮忙。应该是太宰这家伙瞎担心,芥川不耐烦了吧。”

哦。原来如此x2。

樋口小姐是芥川的属下,或者用学徒来形容比较恰当。在芥川的公司不存在同事一说,可能因为阶级比较分明的缘故。虽然芥川本人性格奇差极难相处而且手永远比脑子动的快,既不懂对女性彬彬有礼(他所有的礼仪好像都用在面对太宰先生的时候了,据说是当初太宰提携他时养成的习惯)还神经质,大概能忍得了这个家伙的只有太宰先生吧。因为太宰先生也不是一般人,拥有同样经常令人忍不住想要暴打他一顿的特质。可能这就是同性相吸的原理。

不过虽然这样,芥川的能力十分突出,被业界普遍赞誉为“鬼才”的光辉足以掩盖他本人浑身上下的毛病。虽然对外十分不近人情冷漠无情,但在家里还要更胜几分,而且有个避风港让他动起手来更是肆无忌惮,使唤起人来毫无顾忌。更可怕的是,即使由于他的武力值过高使得整个人沉默寡言,但作为互补的太宰先生一张嘴两张皮,足以短短时间内令人痛哭流涕高唱征服。工作一天后还要面对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对我来说真是太沉重了……真想断绝父子关系……

我帮国木田先生点了咖啡,沉默的对酌一会后,国木田前辈突然开口了。

“我说敦啊,你知道太宰这家伙是怎么找到对象的吗?”

我有点吃惊的回答道:“呃——大概,是一见钟情……?”感觉跟芥川想要日久生情的话实在太难了,这种家伙越与他相处,越让人加深想找人套麻袋揍他一顿的冲动。太宰先生真是爱得深沉。还有樋口小姐,你也很辛苦啊。

“哈?”国木田前辈皱起眉,一脸不敢置信和嫌恶混杂的表情——话说,即使表面嫌弃却依旧别扭地追问,国木田独步先生真是个单纯的男人。

“这种不可能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我从来都不相信人与人之间存在这种说法。”

“既然这么讲,那么前辈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了?”我问道。

“是啊。”国木田前辈干脆的答道,“看人有时候会看不准,只凭第一印象太容易以偏概全了。……就好像当初的某人一样。”最后一句他说的很小声,我有点不太确定。

“不过呢,也不是没有第一印象就令人心动的对象……”国木田前辈似乎陷入了回忆,眼中流露出些许怀念和遗憾。

我喝了口茶。感觉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前辈们的过去几乎变成了传说,尽管我和很多助手们都对此十分好奇。现在这个谈话的气氛好像不错,国木田前辈也不像是会对过去三缄其口的类型。是不是能就此打探出一些侦探社秘闻呢?说不定在人们之中流传最广的机密“太宰先生的恋爱过程”即将在此揭晓呢?

“话说回来,国木田前辈是怎么和太宰先生结识的呢?”我先试探着抛出了一个擦边球。

令人意外的,国木田前辈相当平静的回答道:“当初他来应聘,一举通过了总编先生的笔试和面试,创造了公司的奇迹。虽然我算是前辈,但我进来时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而他却轻轻松松的通过了,令人好奇。总编先把他分配为我的助手,但他一点都没有身为助手的自觉,反倒是我不得不经常为他闯的祸料理后事。后来他升职为专职作家,不过一直和我搭档就是了。”

他喝了口咖啡,然后补充了一句。“一开始我觉得他很烦,然而他的能力确实出类拔萃,令人汗颜。即使这样这家伙实在太拉仇恨了,不过从进入公司到现在好像并没有真正得罪过别人吧。”

我认同的点头,沉默的与国木田前辈对饮一口茶水。

国木田前辈不愧是多年的搭档,对太宰先生真是一清二楚呢。而且如此冷静自制的人,想必在太宰先生的插科打诨下也能不动如山吧。与之相比我真是自惭形秽啊。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明白啊——!!”国木田前辈突然吼道。

等等,我刚刚还觉得“国木田先生真是个冷静自持的男人”呢……?

“为什么!这样的家伙!明明一直万花丛中过!整天招惹女人!但女人却还很吃他这一套似的!这是为什么啊!!”

国木田前辈双目赤红,猝不及防的发起牢骚来。

“而且最后我才知道这家伙原来以前是(消音)的人!还跟芥川交情不浅!可恶啊,既然这样公司几次遭遇(消音)挖角和被迫卷进舆论风波的时候为什么不站出来利用人脉帮忙啊!!说什么害怕与过去的同事见面,你这家伙根本就是得罪过人家被念念不忘了吧!”

“嗯,国木田君真是了解我呢~”

猝不及防。

我还是被来自旁边的声音吓得惊叫出声。

一个瘦高的人影无声无息的从桌底立了起来,幽幽的坐在我的旁边。

太宰先生满脸笑意,丝毫看不出来之前濒临红血(网游名词,代指血条的濒危)的样子。我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哎呀阿敦,托我的福是不是早就完成了工作呢?”太宰先生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用余光注意到对面的国木田先生——脸埋在杯子里,塌腰扭胯,竟然一副无意识沉睡的模样。呃,这难道是……?

“哎呀,国木田君最近实在太累了,”太宰先生在一旁一脸理所当然毫不心虚的道,“所以我之前就偷偷拜托‘漩涡’的可爱姑娘,让他休息一下。睡前喝点酒是很不错的解乏方式呢。”

……好吧。我有点混乱了。太宰先生给国木田前辈的咖啡里掺了酒,还说出了“睡前饮酒”的生活常识,这是不是代表他有亲身体验呢?虽然作家的工作非常容易令人脑细胞枯竭,但是对于太宰先生来说这应该不值一提,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对写作发愁过,总是文思泉涌一气呵成,而且写作时的太宰先生虽然不会变得另一个人似的神采奕奕,总之也不像是容易感觉累的样子。那么为什么要在睡前喝酒解乏呢……?

“最近太宰先生很累吗?”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太宰先生的眼神闪了闪。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做出了思索的模样。——竟然是这么难以形容的难题吗?难道他又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公司缠上了?

我不自觉的开始散发脑洞。

正当我想到“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卖身但最后自身难保失去一切”的悲情现代小市民版太宰治时,太宰先生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用轻快的语气说道:“说起来,阿敦也成年了吧?那么有些事情就可以告诉你了。”

我不知该没心没肺的吐槽“太宰老父你竟然连我是否成年都不清楚”还是应该忧心“到底有什么事情非未成年不可视听”,太宰先生却没给我犹豫的时间,干脆利落的说道——

“阿敦以后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之后一定要注意身体啊。不能白日宣-淫,会影响晚上的睡眠的。像爸爸(芥川)这样身体不好的人搞不好还会失眠哦。”

……………………………………………………哈?

对不起,槽点太多了。

太宰先生在与我交谈时一直称芥川为“爸爸”,这我也说不了什么,虽然违和感太过强烈了,但每每在太宰先生嘴里那个魔鬼就变得有点滑稽的可爱起来,所以大概这个称呼是在表达“我媳妇不管你们觉得怎么样在我眼里都超级无敌可爱”的意思吧。或许太宰先生也在漫不经心的表达为人父的责任感还残留了那么一丁丁在身上,虽然它发作的时候总是不对。

但是最重要的内容……应该……在前几句话上吧??

我还来不及震惊,太宰先生就开始滔滔不绝了。

“说起来,刚在阿敦和国木田君好像在讨论我和芥川是怎么开始的呢?其实是没有什么的啦,完全没有什么值得好奇的。感情这种东西嘛顺其自然就发生了呢,完全没有办法啊。所以我和芥川君在一起完全是天意,是理所应当的鸳鸯佳偶。有了芥川君我真是舍不得自杀了呢,感觉还是和芥川君一起活着比较有意思啦。”

等等。dengdeng。ちょっと待ってください。

刚才不是还在说夫妻【哔——】生活的健康小贴士话说是这样吗父亲对儿子科普这种东西正常吗?前辈对后辈叮嘱这种事情正常吗??

我的表情已经凝固了。

“但是夫妻生活也会有碰撞的嘛,这完全是正常的。”

我是不是该附和一下?但是我完全没有经验也没有立场谈论这个啊……?

“因为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总是会有意见不同的时候啊。这个时候,绝对不能退让,一定要让对方感觉过意不去。只要这么做了,那么总有一天对方会先做出让步的。虽然一时间会僵持不下,但是我相信芥川一定会让着我的啦。”

这已经是邪-教了吧???原来你们两人之间处理问题是这样的吗?完全是芥川在纵容无理搅三分的太宰先生吗?芥川君,真是对不起,我看错你了,原来你才是最不容易的那个,不仅令人讨厌还要拼命包容恋人的撒泼耍赖,真是个好男人。

等等,刚才的话的意思是说……

我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问道:“太宰先生,果然还是很在意被芥川拒绝的事实吧?”

太宰先生笑容不变。

他道:“哎呀,阿敦在说什么呢?我们最近的关系可是很好的哦。”



原来如此X3.我已经看到真相了。(根本就是在死撑吧。)

搞不好,根本就是因为白日宣-淫(这个主动方在谁就无所谓了)→睡前饮酒→(可能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芥川截稿日,太宰先生被拒之门外→太宰先生转而苦口婆心的传授:夫妻和谐生活一百问

为什么儿子要被迫听父亲发这种好像“当初是你要OX,OO就XX,最后又想用门板,把我赶出来”的牢骚呢??????



我换了个话题道:“说起来,太宰先生提到过,自己曾经因为某种原因脱离了(消音)吧?当时是不是跟芥川有关呢?在此之前太宰先生不是芥川的前辈吗,关系应该很好吧?”

太宰先生不易察觉的松了口气(不好意思,我看到了),用稍微偏向正常人一点的语气道:“其实这跟芥川无关啦。我当初有一个朋友,虽然他并不是翻译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写手,但他其实非常有实力。在(消音),翻译是站在最高点的职业,我的朋友有这个实力,但他却没有选择干这行,毕竟也不是光彩的工作。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太宰先生放松身体,如同闲聊并不是自己的经历一般平淡的说道,“他因病去世了。他的病发其实源自我的疏忽,从此我背上了一条人命。从以前我就一直希望不给人带来任何负担的死去,抹去自己的存在,但织田作把这一切的可能性抹消了,因为他……在临终前嘱托我,希望我能活下去,成为作家,有朝一日能代替他写出‘最棒的作品’。

“世人尽干着一些无聊又愚蠢的事情。对我来说,活着是一件痛苦的事,织田作的死证实了这一点:无论曾经拥有,未来终会失去。生命不过是罪行不断重重累积,死亡就好像一个救赎。我尝试了逃离,但最终走投无路,决定辜负朋友毕生的愿望……就在这个时候,芥川救了我。”

我听得入迷,不禁发出了“诶”的一声。

太宰先生的表情变得可见的柔软下来,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芥川君的作品是我最为崇拜的上上之作。但是自从他来到公司之后,他再也没有亲自动笔过,只是学习做翻译的工作。他把我当做老师,但我希望他可以写出令我惊鸿一瞥的作品,或者代替我写出惊世之作,如此,我的朋友泉下有知,就可以放心的投胎转世啦。”

他停顿了一下。等他停下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们仍身处公司楼下的咖啡馆里,午后的阳光还未褪去,而这个时间顾客几乎只有我们这一桌。国木田前辈的脸还埋在水里,我小心翼翼的把他挪了出来,然后束手静待,可太宰先生却迟迟不肯发出声音。

我忍不住问道:“那么之后呢?芥川君……是怎么救了你呢?”

太宰先生耸耸肩,好像一瞬间又变得不正经起来。

“这个就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啦。”

怎么能这样这个家伙!吊胃口这种事情太无耻了!一定是要趁机剥削什么吧!我一瞬间想要拍案而起揪住我的老父亲的衣领子狠狠晃个十几回逼他在多吐出几句话,就在这时,我听见了背后玻璃门被轻轻推开的声音。

太宰先生愉快的道:“如果想要知道后续的话,就拜托芥川君吧~”

不如死亡。

我转过头,心惊胆战的看着那个黑外套的男人踱步过来——芥川长得不太高,脸色总是很苍白,看上去总是要咳出肺的病痨样子。但是只说这个身高,对于打人下盘来说太有利了。安静的咖啡馆中回荡着他的靴子踩踏瓷砖的声音以及低低的咳嗽声。

“工作已经做完了。”芥川先对着太宰先生汇报,然后转过头看着我,状似淡漠的道:“人虎,你刚才想知道什么?”

我差点咬了舌头。你这家伙不会刚才在外面偷听吧?

每一次我被“人虎”这么叫的时候,通常代表芥川心情极好或者极差。我小心的觑了一眼芥川的表情——没有表情,看不出来。啊,算了,反正该来的还是要来。我豁出去了!

我佯装无意的问道:“我刚才在和太宰先生聊到……”

“想知道父母的故事?果然成年之后都会好奇这个。”芥川打断我,非常自然的坐在了太宰先生的对面,帮他倒满了咖啡。太宰先生冲他笑了笑作为回应。·

我对于芥川这种以自恃父亲的和蔼身份却总是和我打地你死我活的自以为正常的变态心态十分不解。难道他长大的环境就是这个熊样?

不过虽然如此我还是回答了。“嗯,是啊。”

芥川平静的看了我一眼,喝了一口太宰的咖啡。

“我和太宰先生是旧识。”

我还来不及点头,就听他接下去道:

“虽然太宰先生不记得了,但是其实他曾经是我的学长。在我曾经就读的学校,”他无视旁边太宰先生骤然变得大惊失色的表情,不管不顾的继续道,“实行学长制。所以当时太宰学长算是我的老师,将我带进学校,教给我在这里生存下去必要的技能。”

我越听越懵。这是怎样的学校啊?

“学校的制度非常严苛。在那里的所有人必须学会冷酷的对待身边的所有人然后才有可能毕业,得到全新的人生。”芥川看了欲言又止的太宰先生一眼,沉静的说道,“我当时差点在同学之间的争斗中死掉,是太宰先生救了我。在学校里我从未得到过学长的认可,虽然我一直在努力,但从来都没办法主动取得他的满意。对于这样没用的自己,我一直非常自卑和无法接受,乃至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给学长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直到学长毕业前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从此消失,我也趁机逃了出来。”

“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喜欢着太宰先生。”

我有点受不了的瞥了旁边的太宰先生一眼。

他的表情高深莫测。不,不如说是生无可恋。

不过,我猜可能自己也是这样的一张脸。怎么说呢,这个过去还真是太特别了——日本竟然有如此特别的学校!闻所未闻!未成年的纷争动不动就要死人,这简直就是在恶意加速少子化的进程!

这也太奇幻了……等等。

我瞄了一眼发言完毕后就开始默默喝咖啡的芥川。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

末梢已经变白的头发被仔细的扎好束在脑后,领口一丝不苟的折的很平整。表情也没有什么不对。我稍微低头往下看去——果然,鞋子穿反了。

所以,刚才,只是他又开始犯病了吗……?

芥川喜欢写取材历史的小说,明明是带批判性和讽刺世事的严肃文学,但完稿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会毫无征兆的变得搞笑起来。通过种种方式,芥川将毁掉他所有的高冷形象变成一个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小说家。我经常被这样的他猝不及防的怼得生不如死,然而这个毛病间歇性发作,让人吃不准该什么时候、如何应对。总之,这个家伙就是个人形自走麻烦体,他和太宰先生真不愧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简直就是瘟神夫妇。

我不错眼的盯着的低头的芥川。

他还在喝咖啡。

太宰先生突然在一旁深叹一口气,用非常沉重地语气道:“给你九十九分。”

我盯着芥川。

他笑了一下。

 

午后的咖啡馆,非常非常安静。

里面有一对相对而坐的情侣,和两个已经魂归天外的(被玩的)外焦里嫩的尸体。

 

以上,就是我的父母的爱情故事。

尽管通篇的胡言乱语,并且直到最后我也没能打探出真实的“父母爱情故事”,只能暂且让各位感受到两人平时的相处是何等的黏糊和诡异。对于这两个把别人当煞笔耍着玩的家伙,我已经无言以对了。我又无言以对了。

各位看官,你们开心就好。太宰先生和芥川,你们开心就好。

我是中岛敦。本次作业上交完毕。恕我不力,先行告退了。

 

>>>评论区

【作家】泉镜花:果然只是把那种家伙当做家长而觉得别扭吗?敦真是可爱啊n(*≧▽≦*)n

 

【作家助手】谷崎直美:总觉得……敦君是因为芥川是隔壁公司无法进入网站才这么直白的在文中腹诽吧。不过这篇文章是会被太宰先生看到的吧?而且既然是作业,总会有一天上交给芥川桑的吧……?

 

 【作家】国木田独步:敦!你这家伙都在文里写什么啊!根本已经变成吐槽役了吧!

 

 【匿名用户】人虎。过来受死。

 

 

来自未来的序幕·END

 

-------------------------------

我打算写一下之前的故事。风格会迥然不同。

这个世界观下有三个部分的故事:学院,偷渡者,作家。作家的部分已经完成,还有一点可爱的尾巴(比如芥川和哒宰之间的白日宣【哔】和酒后乱【哔】)。接下来是从头开始。顺便说,“偷渡者”这种职业是我瞎掰的,现实中应该不太可能这么容易就得逞。否则的话,这群人真是高智商集中营。因为文中有隐藏异能设定。

【偷渡者】又会不可避免的写到织田作。好虐啊。

……好像又无意中挖了个大坑。


评论(1)
热度(15)
© 终是痴了 | Powered by LOFTER